为让年轻人买得起房,特鲁多想开征“房屋净值税”!这不是讨骂吗?

2024-07-10     温房网 213 21

近日,有多个报道提到,特鲁多和财政部长与一个政府资助的智库会面,讨论了如何解决“代际公平”的方法,其中最惹争议的一个提案就是引入住房净值税。

这个名为Generation Squeeze的智库认为,可以通过向那些好不容易存钱买房并还清房贷的老年人征税,好让现在的年轻一代买得起新房。这些老年人的房产通常从几十年的资本增值中受益。

该智库在其网站上写着,“每天辛苦工作的加拿大人需要缴纳劳动所得税,而业主从房价上涨中获得的财富却不受税收约束,这不公平”。

Generation Squeeze提议,第一步是向房产价值超过$100万元的房屋征收适度的附加税。这个附加税只适用于物业价值最高房屋的前12%——绝大多数加拿大人不会多付一分钱。

该智库认为,这种类似于“劫富济贫”的方法有助于放缓房价上涨,让收入有机会赶上,让“所有人都可以实现加拿大梦”,即“通过辛勤工作可以获得一个家”。

该智库一向充满左翼的政治呼吁。但即使忽略这点,按照智库的提议,老年加拿大人的利益和权利也会被严重侵害。

很明显, 住房净值税不是个好主意。这些有房的加拿大人已经为他们的房产支付了长长的税单,比如地税、碳税以及新建、装修和公用事业的GST/HST。此外,如果出售或出租的房产不符合主要居所豁免,业主还需要为物业增值部分支付资本利得税。

National Post评论说,这种税收有“鼓吹阶级对立”的嫌疑——通过住房危机让年轻的加拿大人与老年人对立。

在Generation Squeeze的播客里,主持人认为X世代和婴儿潮一代从年轻一代的“牺牲”中受益,年轻人“容忍”高租金并推迟买房,所有这些都在保护“前辈”的房屋净值。

从政府政策的角度来看,提出一个新税种通常很容易。政府可以对任何东西征税,只要他们认为政策符合预期的收入目标。征税后的收入如何使用才是困难的部分。这也是许多左倾财政政策失败的症结所在。

在当前情况下,如果征收住房净值税,受影响的房产将或许真的更易于年轻人购买。但当市场价值回归到基本的供需经济学时——如果需求超过供给,价格总会上涨。

这种住房净值税的提案设立了一个“假想敌”,可以从当前的很多房产政策上找到线索。

首先,导致住房危机的是外国人。因此,加拿大引入了禁止外国人购买加拿大房地产的禁令(该禁令最近延长至2026年底)。

此外,罪过还源自是那些“未充分利用”物业的外国人,因此温哥华、多伦多等城市引入了空置房屋税(Empty Homes Tax),联邦政府在2022年也推出了联邦空置税(Underused Housing Tax)。

第二个假想敌是房地产投机者,因此政府在2023年引入了被诟病为“重复”的投机税。

第三个假想敌是那些在热门城市短租的“恶劣业主”,因此政府引入了短租限制政策。

现在,指责的目光又投向了那些通过辛勤工作一辈子才还清房贷且有幸享受资本增值的老年人。

住房供应是一个多方面且复杂的社会问题。不断引入税收规则以针对被视为问题的人只会牺牲一些良好的政策。例如,“加拿大的住房问题直接与不受控制增加的移民挂钩,因此需要修订移民政策”。

然而,加拿大也有一些“比较慷慨”的现有税收规则,如主要居所豁免所申报的金额没有限制。其他国家,如美国,对其主要居所豁免有上限。

也许在整体税制改革的背景下,主要居所豁免可以被审查。但倘若政府取消一些现有的福利,可能会付出高昂的政治代价。

丘吉尔曾经说过,“一个国家试图通过征税实现繁荣,就像一个人试图揪着自己的辫子把自己举起来一样”。

历史已经证明,财富税无法解决收入不平等问题,现今也只有少数国家实行这种税。

但鉴于现任政府为了支持其庞大的开支而迫切需要税收收入,任何新的税种浮出水面都不令人感到惊讶。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就能扫描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哦~

 unnamed.jpg

做个看完就转的好同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