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官僚霸凌!列治文华人居民惊悉自己欠$90000投机空置税,BC省府出尔反尔

2024-07-08     温房网 279 21

据Richmond News报道,列治文67岁的退休居民Tony Chan 几周前收到BC省税务部门的通知,告诉他欠了$9万投机空置税(Speculation and Vancy Tax, SVT)没有交。 

Chan先生居住在列治文西北角的Terra Nova社区的一套城市屋内。他不是第一次因为BC省投机空置税的问题而登上本地媒体头条。 

之前的$3万曾获得豁免
早在2021年11月,他就因为收到省府$3万的投机空置税账单且申诉未果的情况下而勇敢地走向台前,向媒体控诉这个政策的不公。 

当时,他已经收到2019年和2020年两年的投机空置税账单,一年$1.5万,两年总计$3万元,外加欠税利息。而他被认定为需要缴纳投机空置的原因,只因为他娶了一位主要在美国生活工作的美国太太,而且太太的收入比他高。 
按照BC省投机空置税的法规,如果卫星家庭(一方是加拿大的税务居民,一方是加拿大的非税居民)的主要收入来自海外非税居民的那一半,那么在大温的主要自住居所也不能豁免投机空置税。从2019年起,这个税率对加拿大公民和永久居民是0.5%。 

据报道,Chan先生在2000年购买了这套城市屋,房子的产权在Chan先生名下,夫妻两人也没有联名账户。 
Change先生与太太在2005年结婚,并已经在这套房子里居住了20多年,这里一直是他的唯一、主要居所,两个孩子也是在这里长大。这套房子既没有出租过,也没有长期空置过。 
Chan先生早前接受Richmond News 采访时曾表示,虽然他和太太因两地分居加美两国而时常需要相互探访,但他的房子空着的时间绝对没有在一年里超过3个月。 
BC省投机空置税立法的初衷,是为了打击房产投机者,而且鼓励出租空置房屋,以增加租赁市场的供应。显然,Chan先生不是房产投机者,也没有空置房屋,他认为自己不应该是被打的对象。但是根据投机空置税法规的定义,他不幸被归为投机者。 

2019年开始,Chan先生处于准退休状态,而他的太太还在工作。因此,太太的收入比Chan先生高,也就说家庭大部分收入来自于身在美国、不给加拿大缴税的太太。要打破这种局面,要么是太太也不工作了,要么是夫妻离婚。 
Chan先生说,“让我对她说‘亲爱的,请不要再赚钱了’,或者要和我的妻子分开,这显然很荒谬。这没有任何意义。” 
Chan先生在第一次收到2019年的投机空置税账单时,就试图向省府申诉,给BC省财政厅写信解释了自己的状况,但没有成功获得豁免。 
他甚至还向BC省监察专员办公室(Office of the Ombudsperson ,OOTO)投诉,以期得到帮助。然而,OOTO更关注的是程序正义性,而不是他的情况是不是应该得到投机空置税豁免。 

2022年5月,在寻求行政复议途径解决无效的情况下,Chan先生曾向媒体表示打算采取法律诉讼。但这个法律诉讼似乎没有真正开始进行。 

在再一次诉诸媒体并得到来自于列治文选区的BC省议员(MLA)屈冰洁(Teresa Wat)的帮助之后,该年8月,Chan先生接到BC省税务部门的电话,告知他已经获得投机空置税豁免。 
豁免莫名撤销,欠税膨胀至$9万
原本以为投机空置税的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但没想到,就在几周前,税务部门又通知他,他的投机空置税账单从2019年至今已经累积到$9万元了,外加欠税利息;而且,他在Terra Nova的房子要被贴上“留置权”(lien)。 

留置权是留用处置的权利,指债务人逾期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有权留置该财产。税务机关对纳税人的个人财产也可以登记留置权,用以征收未缴纳的税款。一旦有法人拥有对你的房屋的留置权,你会面临无法处置自己这项不动产的危险,除非你先偿还这个债务。
$9万元的税务账单,对任何一位普通人来说都不是一笔小数目,何况是对一位已经退休的、没有工资收入的老人!而且,对Chan先生来说,这笔税款看起来更像是一笔“勒索”。 

Chan先生日前再次接受Richmond News 采访时说,“我认为现在让我感到难过的是,他们确实给了我豁免。但两年后,他们却出于未知原因决定撤销豁免。” 
由于之前在寻求OOTO帮助时碰了壁,Chan先生说他现在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真的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他说,并补充说他可能必须寻求律师帮助。“但你知道,说实话,如果我能站在法官面前解释这个案子,我真的不需要律师来解释我的案子。这很简单。” 
Chan先生说,即使他聘请了律师,他的税单仍会继续膨胀。“如果我想继续和家人住在这里,我一生都住在这里,我就必须向他们支付赎金。” 

Chan先生还说,他不想搬到BC省的其他地方,因为这些地方最终也可能也成为投机空置税法规的适用地区。 
省政府打官腔
Richmond News就Chan先生的案子再次采访了BC省财政厅。财政厅在书面回复中表示,“行政管理人员无权对业主进行除法律规定的豁免之外的情况进行豁免。…上诉程序对具体案件的法律适用情况进行了公正的审查,但不能减税,除非情况符合法律规定的免税或减税条件。” 
Chan先生认为关键是要找到一个能听他讲话的负责人。 
约两周前,Chan先生给省长尹大卫(David Eby)写了信,同时呈送给了省议员屈冰洁。在信中,Chan先生将税务部门的“持续追究”描述为“最恶劣的官僚霸凌”,因为大多数老年人“没有足够的财力来对抗官僚主义”。 
Chan先生写道:“政府的主要职责是保护公民,而不是让生活变得毫无必要地困难,尤其是那些一生致力于建设这个省的长期公民和老年人。” 

他希望在选举季向公众公开这一问题将促使政府做出回应。 
Chan先生说:“说到底,我有点自不量力,但这不只关乎我一个人。事实是,他们可以做出这些反复无常的决定。它可以影响任何人。” 
Chan先生至今尚未收到省长办公室或省议员屈冰洁的任何消息。他说,这种情况“不合逻辑”且“不公平”。“显然,我很沮丧。因为他们显然有办法让我的生活继续变得困难。”
信息来源:Richmond News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就能扫描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哦~

 unnamed.jpg

做个看完就转的好同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