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冤案!加拿大男子被错判入狱23年,含恨去世,巨额补偿为时已晚!

2022-05-17     温房网 383 21

法院是伸张正义之地,但并不是每次判决都能客观公正,因为冤假错案而被判入狱,甚至在狱中度过10年、20年、30年的大有人在,比如华人熟悉的“刘忠林”案:



1990年,吉林省东辽县的菜地里惊现女尸,根据村民提供的“证据”,警方逮捕了村民刘忠林,先是判处了死刑缓刑2年,之后变成了无期徒刑、有期徒刑。



2016年,已经坐牢超过25年的刘忠林出狱,随后案件再次开庭,最终以证据不足改判刘忠林无罪。这起冤案在当时轰动全国,25年的牢狱之灾让刘忠林已经无法适应当代生活,并且提出1667万的国家赔偿。


最终,刘忠林获得赔偿460万元,包括了精神损失费197万元,创造了国内平反错案的新高。只不过,以现在的房价、物价来说,这笔钱只能算是勉强够用。



近日,加拿大各大媒体也报道了一起冤假错案导致坐牢超过20年的事件,只不过当事人的命运比刘忠林还要凄惨,前不久含恨去世!



冤案坐牢23年,69岁的他含恨去世



1969年,萨省护士Gail Miller在上班途中被强奸、谋杀,随后警方锁定了年仅16岁的David Milgaard,被判处终身监禁。



随后,Milgaard的家人、辩护律师进行了不懈的努力,希望平反这起很荒唐的错案,但谁曾想到直到23年后的1992年,法庭才撤销了对Milgaard的定罪,1997年才正式宣布 Milgaard无罪。



最终,通过DNA测试显示,杀人真凶名叫Larry Fisher,是个臭名昭著的连环强奸、杀人案,此人是Milgaard朋友的朋友,事发时通过Milgaard租了一套地下室公寓。


事情的真相水落石出之后,萨斯喀彻温省政府正式对Milgaard道歉,并且给出了当时震惊全国的天价赔偿:1000万加元。



即便如此,Milgaard的家人还是不买账,认为23年的牢狱时光已经让Milgaard无法适应现在的生活,没有了工作能力,精神损失更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况且,不同于一些在快退休年龄入狱的罪犯,Milgaard在监狱里从16岁待到了39岁,几乎全部的青春岁月都被葬送。


不过,出狱后的Milgaard虽然始终含恨,但没有自怨自艾,而是成立了“正义小组”,倡导并且督促法律部门能做出最合理的决断,不要再让类似自己的悲剧重演。



近日,Milgaard因为肺炎相关并发症在卡尔加里的一家医院去世,享年69岁,留下了两个未成年的孩子。



从杀人犯,到受人拥戴的大人物



很显然,Milgaard的离世充满了不甘,据身边人表示,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Milgaard也在呼吁重新审理一些案件,因为目前困在狱中的人,一定有一些是无辜的,而司法部门却还没意识到。



多伦多律师、Innocence Canada联合创始人洛克耶坦言:“Milgaard曾经是个‘杀人犯’,如今却是受人拥戴、矢志不渝督促加拿大司法部门的大人物,他的遗产仍会延续。”


2020年的时候,Milgaard曾经和加拿大联邦司法部长David Lametti见面。当时,Milgaard呼吁加拿大联邦政府成立一些独立委员会,以便深入调查一些证据不清晰的案件。



对于Milgaard的去世,David Lametti也在推特上发文表达了自己的哀思:“Milgaard孜孜不倦地为被错误定罪的人辩护,他希望看到改变,得知他去世的消息,我深感悲痛,我们一定不会辜负他。”


Milgaard的邻居则表示:“他一直是个仁慈的人,我真的不明白当时为什么会把他当做杀人凶手,我在他的眼中从来没有看到愤怒或者敌意。”



史上最长冤案,发生在美国



看到这里大家可能会好奇:坐牢23年的Milgaard、坐牢25年的刘忠林,是否已经是含冤坐牢时间最长的人?并非如此,因为史上最长冤案发生在美国,当事人Ricky Jackson,整整坐牢了39年!



Ricky Jackson现年65岁,在1975年的时候,21岁的Ricky被指控在克利夫兰犯了谋杀罪被判处死刑,1977年的时候减为无期徒刑,直到2014年,法院才判定Ricky无罪并获释。



39年的牢狱时光让Ricky痛苦不堪:“我的三分之二人生都在牢狱中度过,险些万念俱灰”。在获释后,Ricky总计得到了365万美元的赔偿金,还不到Milgaard得到的一半。


时至今日,Ricky仍然是全球因为冤假错案坐牢时间最长的人。只不过,不同于一些出狱后茫然失措的“罪犯”,Ricky在出狱后的心态还算不错:



“空气新鲜而干净,夜晚布满繁星,全新的世界非常刺激,让我兴奋不已”,Ricky坦言。如今的他,已经适应了当下的生活,安享晚年。


据美国国家登记在册的平冤者记录显示,平均每年大概有100~150人被无罪释放,考虑到美国每年审理的案件超过5000万件,其实冤案的概率还是相当低的。



只不过,一旦出现了一起类似刘忠林、Milgaard或者Ricky Jackson的“超长坐牢冤案”后,司法系统难免会被公众放到放大镜下。毕竟,在错判后,再怎么也不能用20年、30年、甚至40年才意识到错误吧?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就能扫描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哦~

 unnamed.jpg

做个看完就转的好同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