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凉凉!COVID-19 占癌症床位 还给你挖了个几百个亿的钱坑 …

2021-09-12     温房网 226 21

新冠肺炎(COVID-19)肆虐全球超过一年半了,它给社会带来的冲击,开始是对病毒的不熟悉,无法应对而造成的高死亡率,现在有疫苗了,虽然情况好一点,但重症者依然不少,这就给了医疗系统相当大的负担和压力,大温的菲沙卫生局(Fraser Health)已经发出警报,而每个重症患者的花费至少5万加元。

 

人手不足也缺病床

 

根据News1130报道, COVID-19在菲沙卫生局辖下地区感染数量增加,部分医院深切治疗部开始不胜负荷,并再次需要搁置部分非紧急手术。

 

皇家哥伦比亚医院(Royal Columbia Hospital)医学主管Gerald DaRoza表示,6月和7月期间,院方没有收治 COVID-19患者,正要高兴的时候,没想到就来了第四波疫情。

 

现在因 COVID-19入院的病患正在增加,要调派医护人员或腾空院内设施处理新的个案,除了皇家哥伦比亚医院,菲沙卫生局辖下的Abbotsford Regional医院以及素里纪念医院(Surrey Memorial)也开始接近饱和。

 

Gerald DaRoza估计,3间医院深切治疗部(ICU)的患者当中,有3分之2属于COVID-19患者。3间医院现在都已经减少使用至少一间手术室。

 

ICU的重症患者中,85%属于未接种人士,很多都是年轻人,现时多名重症患者年龄介乎2040岁。

 

Gerald DaRoza说,“疫情越糟,给其他医疗部门带来的压力越大,因为占去的医疗资源,会排挤到其他的病患。”

 

他还提到,由于疫情带来的医护压力,工作环境已不再像以前那样愉快了,“不断的加班轮班,然后累了,但假期旅游也没有,使得一些医护人员正在提前退休或选择担任更轻松的职位,而不是在前线工作。”

 


重症病患花费巨大

 

除了占去医疗资源外, COVID-19还吃掉了不少纳税人的钱。

 

加拿大累计有近153万人感染 COVID-19病毒,由加拿大健康讯息研究所(Canadian Institute for Health Information CIHI)最近做出的一份报告显示,每名 COVID-19患者平均花费超过2.3万加元,是流感患者平均治疗费用的4倍。

 

算起来,近352亿加元!

 

而那些住进ICU的重症患者,每人平均花费更超过5万加元,个别患者甚至需要花费8万加元,远高于治疗心脏病发作患者的平均治疗费8400加元。

 

该研究所的卫生开支与基本保健(health spending and primary care)部门代理总监Ann Chapman表示,最新报告,显示 COVID-19所引致的严重经济后果,而这里面提及的费用还不包括医生开支。

 

以住院15天为计算基础,COVID-19患者的一般治疗费用,是典型肺炎患者平均8000元的两倍;但有不少COVID-19患者被送进ICU治疗,以及需要呼吸机协助,而且,有5分之1的患者在ICU时无法挺过来。

 

该机构估计,由20201月至20213月期间,加拿大(魁省除外)与COVID-19病毒有关的住院费用已接近10亿加元,其中,202011月至20213月的开支更增加两倍。

 

Chapman表示,需要接受重症治疗的COVID-19患者,平均住院时间为21天,而且病情较其他患者严重。

 

多伦多大学Dana Lana公共健康学院健康经济分析员Walter Wodchis表示,治疗COVID-19患者,会提高整个社会的成本;如果多年来有不良饮食习惯的患者,就需要有更多治疗,住院开支甚至会超过8万元。

 

Walter Wodchis说,除了COVID-19患者的治疗费用 ,有些患者不愿意进急诊室,到外面散播病毒,进医院的,又导致其他积压的重症(如癌症)延误治疗,都会造成医疗成本的增加。

 

方方面面的原因,都对我们的经济产生极大的损害。

 


阿省医疗系统吃紧

 

类似菲沙卫生局医疗吃紧的情况,BC省的邻省阿尔伯塔省感受最深;该省卫生服务部(AHS98日(周三)才宣布,卡尔加里的医院将取消本周所有预定的非紧急手术(Elective Surgery)和其他门诊治疗 。

 

AHS发言人James Wood在发送给CTV的电邮中表示,这个不得已的作法,使AHS能够调配合资格的员工去支援卡尔加里地区医院内的ICU和重症病床。

 

就在公告发布数小时前,AHS南区发推文宣布由于医生短缺,阿省西南部Fort MacLeod医疗中心急症部于99上午8时至910上午8时暂时关闭。

 

埃德蒙顿急诊室医生Shazma Mithani说,人员配备危机、ICU不堪重负以及该省的信息不一,造成了“可怕”的局面。

 


她说,她最担心的是,如果住院人数继续增加,医生将需要对患者进行分类(triage),“这比我们原来想的要糟糕得多。”

 

Shazma Mithani无奈地说:“作为医护人员,我想告诉你们,情况非常糟糕,ICU 床位快用完了……”

 

■做好防疫人人有责

 

不是吓大家,我们的确处在第四波疫情中了,大家做好心理准备,把该做的防疫做齐备,不让自己染病,不给政府添麻烦!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就能扫描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哦~

 unnamed.jpg

做个看完就转的好同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