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掉Chinatown还不够?!温哥华Yaletown将设毒品注射屋

2020-10-14     温房网 488 21

根据Vancoouver is awesome报道,本周二,温哥华市议会审核了一项温哥华沿岸卫生局的提案:在Yaletown旁边Seymour 街1101号的一栋多功能建筑的一层,开放一个是由政府监管的毒品注射专用场所。该注射点面积为580平方尺,由非盈利机构RainCity Housing运营。




新毒品注射站点燃当地居民怒火

 

该提案一经提出,就立刻遭到了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本周二的议会上,多达100位市民申请在会议上发言,议员们听到了很多居民愤怒的呐喊,强烈要求政府驳回这一提议。同时,也有一些人认为开放该注射点有助于管理吸毒人员,能够帮助拯救生命。目前,温哥华市议会还没有做出最后决定。

 

新毒品注射点只是当地居民与政府的矛盾之一,双方的积怨早在半年多以前就开始了。年4月,BC省政府清理了奥本海默公园的帐篷城(Oppenheimer Park tent city),将无家可归者转移到市中心格兰维尔大道上的Howard Johnson酒店。当地居民反映,自那以后,吸毒、刑事犯罪、街头骚乱、流浪汉在公共场所随地小便等行为明显增加了。


居民Kathryn Hallanzy说,在过去的六个月里,Yaletown和周围的街道上的各种毒品交易和犯罪活动日益猖獗,她甚至把格兰维尔街描述为一个“战区”,让人躲之唯恐不及。Hallanzy告诉媒体,她有一次看到街上有人吸食可卡因,于是她告诉对方不要在孩子面前吸毒,结果对方向她扔来了一杯奶昔。

 

她说:“我不会戴有色眼镜去看待任何人,但我经历的很多事确实说明这个地区的治安越来越糟,住在这里的人越来越没有安全感。我们不是圣人,我们有权表达自己的愤怒。

 

另一位居民James Faulkner把邻居们对新毒品注射场所的反对描述为“沉默的大多数的觉醒”。他警告说:“如果我们不站出来反对这样的计划,它的恶果很快就将变得无法收拾。我们必须停止纵容吸毒者。




被毁掉的Chinatown是血淋淋的教训

 

Yaletown当地居民对设立新毒品注射的强烈愤慨很容易被理解,毕竟旁边的Chinatown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


温哥华的唐人街和世界各地的唐人街一样,记录了最早一批华人移民的奋斗史,是很多城市的著名旅游地标之一。但是,当你在著名旅游网站TripAdvisor上搜索“温哥华唐人街”时,会看到这样的评论:位于温哥华市中心的唐人街是不容错过的旅游景点?是的!如果你吸毒的话。




使温哥华唐人街变得如此声名狼藉的原因,最早可以追溯到2003年,在那一年,温哥华设立了北美洲第一个由政府监管的合法毒品注射点,地点就在与唐人街一街之隔的东黑斯廷斯大街(139 East Hastings Street)。自那以后,混乱的场面日复一日地上演:瘾君子们在人行道上闲逛、睡觉、随地大小便,或者在整个市中心游走,寻找下一剂毒品。

 

之后的十几年,温哥华市政府将越来越多的无家可归者服务所集中在市中心的东侧,结果就是一切都变得更糟了。无家可归的人数持续上升,2005年,政府登记在册的无家可归者只有1364人,而到了今年8月,这个数字是3634人。自2002年以来,市中心东区的盗窃和暴力犯罪每年都在上升,有媒体这么总结:当毒品危机席卷加拿大时,温哥华无疑是它的震中。


 

新冠疫情使死于药物过量的人数飙升

 

今年1月至8月,温哥华市已有259人死于药物过量,这一数字已经超过了去年的总数,这其中主要就来自于吸食或注射过量毒品导致的死亡。

 

公共卫生官员将死亡人数上升归因于非法药物供应的毒性增加和获得合法服务的吸毒者减少。这些因素是由于与COVID-19有关的更严格的边境控制,以及针对酒店的防疫政策,以及采取的隔离措施造成的。

 

自3月中旬COVID-19疫情开始以来,市中心东区出现了最多的过量死亡病例,有110人。温哥华警察局的Bill Spearn警官表示,吸毒过量是全市普遍存在的问题。他认为,吸毒者有权利获得安全合法的处方药供应。Spearn说,如果在没有合法的毒品注射场所,非法的毒品交易将会增加,这将耗费更多的警力和社会资源。

 

尽管政府部门强调设立合法的毒品注射场所有利于管理吸毒人员,但是,有Chinatown从旅游胜地变成吸毒者天堂的前车之鉴,谁也不知道Yaletown会不会沦为下个一Chinatown。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就能扫描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哦~

 unnamed.jpg



做个看完就转的好同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