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多处理发店牙科复工,发型师牙医上班瑟瑟发抖!一则视频吓坏所有人

2020-05-18     温房网 807 21

美国当地时间5月9日下午,科罗拉多州一家理发店的发型师,从一位顾客那里,收到了2500美元的小费,其他店员又额外收到了3300美元的小费。


这位好心顾客并不愿透露姓名,只是希望在新冠病毒疫情危机中,尽自己的一份力。

 

这绝对是个复工期间的暖心故事,但对于复工,很多美发业的从业者忧心忡忡。

 

BC省宣布,随着该省的确诊案例呈持续下降趋势,理发店和其他个人服务将在5月的长周末后开放。曼省也批准理发店重新开放,因为该省的疫情相对来说没有那么严重。阿省也宣布,理发店最早可以在5月14日开放。

 

想必理发店一开业定是相当火爆,毕竟理发这件事儿,加拿大人已经想了太久了!

 

但是,随着这些地方理发店重开,发型师和老板们都很!紧!张!对重新开业的卫生安全准则也是一脸茫然……

 

一家化妆造型店的老板Clara Edvi表示,“我们当然也想重开,但我们还没做好充分的准备,我们害怕看到同行因心急重开,而没有足够的时间进行适当的培训,导致理发店爆发疫情。”

 

大家都在拼命问问,怎样才可以帮客人剪发时保护自己不被感染?而想剪头发的人们也有同样的疑惑。

 

于是专家出来发表看法了:缓缓吧,为了最大程度地降低风险。

 

目前在加拿大全国范围内,还没有统一的重开理发店的指南。

劳里埃大学健康科学系助理教授Todd Coleman表示,要降低新冠病毒的传播速度,就需要尽可能地减少人与人的接触,而重开理发店与这个想法背道而驰,他不认为现在重开是一种非常谨慎的方法。

 

阿尔伯塔大学医学与公共卫生学教授Stan Houston表示,由于很多理发店(尤其是小型)的店内空间并不大,而且做造型(烫发、染发)都会造成长时间的密切接触。考虑到“工作性质似乎不可避免地需要密切的接触”,理发店内传播病毒的可能性更高。、

 

多伦多大学卫生政策管理与评估研究学教授Colin Furness表示,“理发可以安全地完成,但必须非常小心谨慎地进行。最明智的做法是让发型师戴上N95口罩,顾客全都戴上外科口罩,因为N95可以筛查95%颗粒而防止COVID-19病毒,客户戴口罩可以防止飞沫,而理发师戴N95口罩可以防止吸入病毒。确保每个人的手部及触摸过的地方,都要进行彻底消毒。 ”

 

但现在还有的问题是防护装备PPE供应不足,如果所有理发师全部要佩戴N95口罩,那么每天会要消耗大量用品。

 

加拿大联合美容协会执行董事Alain Audet表示,该协会正在与地方政府合作,以帮助起草有关发廊开业的指南。

 

不过一些省份,例如曼省和萨省,已经发布了有关理发店的准则,其中包括:减少沙龙中的客户数量,预约时间来确保有足够的清洁消毒时间,要求员工和客户再见面前都测体温等自检。

 

曼省还指出,理发店的服务最好只是“必要”的,比如只限洗,剪,染发,而不开放其他服务。像吹风造型可以省略,这样可以减少每次服务时间。

 

虽然各省政府官员已经像对餐馆一样,对理发店进行详细检查,但多大教授Furness认为 还不够,只有得到公共卫生部门更全面的监督,以帮助理发店遵循最佳的卫生习惯,才可以真正达到重开的标准,而这些执行起来并非容易,尤其在多伦多等大城市。

 

除了发型师,牙医们最近也是愁得睡不着……在阿省、曼省和萨省,牙科诊所已经获准恢复营业。

 

尽管如此,一些牙医在计划恢复执业时担心,他们所需的个人防护装备(PPE)供应不足,因为在大流行前线的医生和护士也需要同样的设备。

 

安省牙医协会会长汉森医生(Dr. Kim Hansen)向CTV说:“供应量显然不足,因为最初并不是每家诊所都有(PPE),那些有(PPE)的诊所也在大流行初期捐给有需要的前线工作人员。现在我们(停止营业)已踏入第8周,牙科急症的数量不断增加。”

 

许多省份规定所有牙科工作人员使用N95口罩,该款口罩在使用前必须调整及测试。除此之外,牙医还需要面罩、保护衣、手套和鞋套,但该等物资均供不应求。

 

新冠肺炎也可能迫使牙科诊所更改多个程序。在许多省份,可能要求开放式房间重新装门,减少向患者使用洒水或喷气的清洁工具,取而代之是进行更多的手动清洁程序。

 

BC省政府早前发布的重启计划中,牙医诊所位列首批开门的部门。但BC省牙科协会最新表示,牙医诊所5月19日肯定无法恢复常规运作。

 

BC牙科协会发布的新闻稿中表示:“正如其他省份所证明的那样,没有实现重启的统一办法。BC省计划将考虑各个领域的不同情况,包括使用所需的个人防护设备。”

 

此外,餐饮业重开后风险也很大。

 

近日,一则关于新冠病毒在餐馆传播实验的视频就让无数人震惊,无需一天半日,只要30分钟,新冠病毒就能遍布整个餐馆!餐馆的所有顾客都有接触病毒的可能,有的人甚至在不经意间直接将“病毒”吃进了肚子。

 

该实验视频的拍摄对象是10个参加者,实验的假设前提是10人在邮轮的自助餐厅里就餐。

 

其中1人被假定为新冠肺炎患者,手上抹了含有荧光粉成分的液体,代表咳嗽或打喷嚏时产生的假定含有新冠病毒的细菌。

 

视频里,所有参与者都未做任何防护措施,和疫情发生前一样,照常去餐厅就餐。

 

参与者可在自助餐厅内随意活动、聊天和取用食物。

 

一切都很平常,大家没有故意和假定的新冠肺炎患进行过多交流、也没有刻意避免接触。

 

就这样,过了30分钟,将自助餐厅的照明关闭后,在黑光灯的照射下,荧光物质几乎遍布了餐厅的每一个角落。

 

个人用的餐具上

 

公共用的水壶把手上

 

门把手竟然也有……

 

就餐人的手心上

 

人们的脸上和嘴巴上

 

既然嘴上也粘有荧光物质,很大可能表明在不知不觉中,“新冠病毒”已经被实验者吃进了肚子里……

 

又过了半个小时,几乎所有人的手上都或多或少粘上了"病毒",即使有的食客全程都没有和假定的新冠肺炎患者直接接触,也不在一张餐桌上用餐。

 

真的太可怕了!日常的一次就餐,就因为一个患者,整个餐厅都有中招的风险!

 

除去不自觉的患者外出“祸害”别人的可能,最可怕的情况还有一种:就是无症状患者本人都不知道已经被感染了新冠病毒,就更别提在同一餐厅就餐的人了,细思极恐。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就能扫描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哦~

 unnamed.jpg



做个看完就转的好同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