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与蛇!BC给这群人发手机发钱住宾馆,他们却恩将仇报,制造“另一种新冠”!

2020-05-19     温房网 494 21


疫情期间的BC省,有一类人的生活不仅没受影响,甚至还过的更好了:流浪汉。

曾经,流浪汉们也算是温饱问题可以解决,毕竟有政府养着。而现在,他们在温饱的基础上,有获得了不少额外的福利:用手机、住酒店、甚至有“闲钱”做别的事。

BC政府对流浪汉的“要求”很明确:不要给抗疫斗争添乱,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于是,这几个月,针对流浪汉的补助一个接一个,却没想到,这是又一出“农夫与蛇”的故事。先从福利讲起吧。



酒店空空如也?省府让流浪汉免费住



疫情期间,BC省旅游业遭到重创,大温的宾馆几乎是空空如也。于是4月份时,BC政府宣布:既然酒店空着,那么腾出几百间房间,给流浪汉们住吧!政府会负责对客房进行深度清洁,并承担维修费用。

为什么对流浪汉这么好,让他们的家从帐篷到酒店?原因很简单:露宿街头者的个人卫生状况很差、容易携带病菌、容易不遵守社交距离。


而且,这些人普遍聚集在温哥华人口密度最高的Downtown。与其让他们增加BC疫情威胁,倒不如把他们安顿在酒店,既对公共安全有帮助,还提升了他们的生活质量,让他们满意。


实施半个月时,BC省府就已经在温哥华8家酒店获得了686个房间,让流浪汉集中的温哥华Oppenheimer公园先变得清静,尽管并没有数据显示该公园是否有疫情爆发。



住酒店还不够,BC给流浪汉发智能手机



住酒店,已经是BC省对流浪汉们很大的仁慈了。而BC觉得这还不够,在前几天宣布“会给流浪汉们免费发智能手机!”省府认为,当他们拿到手机后,会变得更加自觉自律:


“流浪汉有了智能手机,可以更好地看新闻、看疫情走势、看社交距离等等规定,从而让自己心中有数;而且,有了手机,他们有娱乐方式,会减少出门的频率。此外,手机还能让他们跟家人、朋友联系。”


BC省已经准备了3500部手机发放给流浪汉,其中1000部已经发出,很多正在宾馆居住的流浪汉已经拿到。当然,流浪汉也不需要付花费,但每人有配额:手机流量,每人每月只能使用10元。


但这并不碍事,因为酒店都是有免费Wifi的。又住酒店、又发手机、外加联邦政府和省府一直以来对流浪汉发放的救助金。说实话,这真的是仁至义尽了,然而……



流浪汉“反咬”一口,制造新冠之外的又一危机



流浪汉“反咬一口”案例很多,最出名的一个就是“流浪汉毒打无辜女孩,然后自己因过量吸食毒品暴毙”事件。上周,一名48岁的温哥华白人流浪汉从Downtown东区上公交车后,无端辱骂亚裔女子,让她们滚回自己的国家。


这还不算完,这名流浪汉居然将一名女子从座位上抓起来暴打!当被通缉一周后,得到的消息却是:这名流浪汉因为毒品吸食过量,已经死了!


尽管恶有恶报让人拍手称快,但流浪汉和毒品又一次被公众关注:难道是政府给的补助太多,让流浪汉在解决温饱之余,又有钱吸毒了?吸毒,而且还去害人?这不是农夫与蛇的故事吗?


因为吸食毒品过量产生的惨剧,远远不止这一起。在3月和4月,BC省的过量吸食毒品事件大大提升,已经让BC疾控部门认为“危险程度直逼新冠肺炎”。



BC过量吸毒死亡人数远超新冠致死人数



众所周知,过量吸毒的人群以流浪汉为主。在新冠肺炎爆发期,BC省出台了一系列保护流浪汉的措施,却没想到因为过量吸毒单月死亡的人数却创了一年新高。


数据不会骗人:仅仅是3月一个月,BC省就有113人因为过量吸食毒品而死!要知道,目前BC省因为新冠疫情而死亡的人数也不过135人。如果范围从1月到4月的话,那么过量吸食致死人数,在BC远远高于新冠肺炎致死人数。


尽管过量吸食并不是新冠肺炎这样的传染病,但触目惊心的人数让大家、让政府陷入反思:为何这几个月特别高?真的是我们施舍过头,让他们有闲钱买毒品了吗?BC省多地的卫生官都认为“显而易见,就是因为钱多了”。


此外,一些人因为失业造成的心理负担让他们“借毒品消愁”,这也是不能忽视的造成过量吸毒致死人数暴增的原因。但和“流浪汉钱更多了”相比,不值一提……



过度施舍流浪汉,毫无必要



撇开政府对流浪汉的补助不谈,作为普通民众,有必要施舍流浪汉吗?几年前就有加拿大媒体调查过,得出了“流浪汉的月薪甚至超过一些打工族”的结论,甚至直言“加拿大的流浪汉,是世界最富裕的流浪汉,大家千万别施舍。”


曾在本拿比丽晶广场,有一位“著名流浪汉”:年轻的白人,20多岁,很瘦弱,几乎天天在那要钱。他的收入有多高?一家换整钱的店面老板说:他每天都能拿零钱来换100左右的整钱。


也就是说,这个流浪汉,每个月月薪3000元,已经接近温哥华平均水平……看到这里,你还觉得这种流浪汉值得同情吗,这分明是诈骗和不劳而获啊。况且,20多岁的流浪汉,拿钱做什么?说不吸毒品,谁会信?


当你看到很多流浪汉举着牌子,表达的大致意思是“我很饿,需要食物”时,大发慈悲的你也许会把刚买到的汉堡给他,宁愿自己饿着肚子或者回汉堡店再买。


可是你知道吗,加拿大有非常完善的食物救济体系,有三类食物救济站:临时救济站、社区救济站、教会救济站。


救济的食物虽然谈不上美味可口,但完全能解决温饱问题。也就是说,流浪汉们到指定的救济站去是能领到免费的午餐晚餐的。他们吃饭不花钱,竟然还会想要额外的食物。在这情况下,你把花钱买的食物给他们,是不是太慷慨了?


即便不在新冠肺炎期间,在温哥华、多伦多这样的大城市,政府们为流浪汉提供的服务也多到咋舌:廉租屋、戒毒、免费医疗、免费救护车、免费出警、出庭协助、社会服务、残疾额外津贴……


有一句古话叫“饱暖思淫欲”,一但流浪汉“饱暖”了,过量吸毒问题立刻会浮出水面。政府和民众在帮他们?其实也是在害他们,需要拿捏有度!新冠肺炎期间的种种事例和数据,已经证明了想给流浪汉“发糖”让他们老实,却适得其反。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就能扫描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哦~

 unnamed.jpg



做个看完就转的好同志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