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温14岁少女暴毙,爸爸说政府害了她

2023-06-04     温房网 823 21

去年8月,药物成瘾夺取了14岁的Kamilah Sword年轻的生命。

害死女孩的药物叫做氢吗啡酮(hydromorphone),这是一种与海洛因一样强效的药用阿片类药物。

加拿大在2020年大规模推广氢吗啡酮,并称其为“安全供应”计划(Safer Supply Program)。

这个计划在宣传上声称,通过向吸毒者提供免费的氢吗啡酮来替代街头毒品,可以减少吸毒过量的死亡人数。

实际上,这些阿片类药物经常在黑市上转售 ,用于购买更难获取的街头毒品。

根据《国家邮报》采访过的众多成瘾问题专家所述,“安全供应”计划正在促成一种新的阿片类药物成瘾现象,对年轻人尤其有害。

根据Kamilah的父亲Greg Sword、女儿同龄朋友以及他们的父母透露,这个计划造成了BC省 Port Coquitlam 新一代阿片类药物成瘾者群体。

他们向媒体解释了氢吗啡酮滥用如何摧毁了这些年轻人以及他们的家庭。每当这些受害者和家长们听到政府对计划的宣传时他们感到无比的心酸和愤怒——现实与宣传大相径庭。

误入歧途

据亲人朋友的回忆,Kamilah生长在一个健康的工人家庭。和所有同龄的少女一样,曾是一个阳光开朗、勇敢善良的小姑娘。然而,新冠疫情大爆发时期,处于青春期的Kamilah孤独无助,因交友不善染上了毒瘾。

自此,她多次服药过量,尽管她的父亲花了两年时间“进出医院寻求帮助”,但没有一次是有效的。

大概两年后,政府推出了“供应转移计划”,Kamilah和同样感染毒瘾的密友们转向了一种新药dillies(氢吗啡酮的行话)。

据Kamilah曾经的密友Hannah回忆,她们圈子里的朋友们都尝试过,这些青少年(甚至孩子)的年龄在11岁到17岁之间。氢吗啡酮在这些受害者的学校里偷偷流行。

Hannah在15岁时偶然尝试了氢吗啡酮并迅速上瘾。她所在社区的毒贩曾欺骗她,称氢吗啡酮药片“真的很干净,里面没有任何不好的东西”。之后,她的毒贩还鼓励她尝试更危险的毒品,比如海洛因。

获取渠道

氢吗啡酮之所以在年轻人中流行,部分原因在于它的价格便宜ーー在 Port Coquitlam,一台8毫克的药片可以卖到$5-$10元,而在温哥华市中心市场,价格甚至更低。据Hannah介绍,在那里,$60元就可以买到40个药片。

据受害女孩透露,毒贩前往温哥华以毒品交易猖獗著称的东黑斯廷斯(East Hastings) ,以最低价格买入毒品,然后转售给 Port Coquitlam 的青少年,利润可观。

获取毒品的方式是去东黑斯廷斯寻找卖毒品的流浪汉。他们会去药店,把毒品装满,然后卖给孩子们。

这些贩毒的人同时也是瘾君子,他们用孩子们购买氢吗啡酮的钱用来买更硬核的毒品。他们以“戒毒”的名义向药店撒谎,从而合法地得到免费的氢吗啡酮。

吸毒过量致死?不同声音

去年八月,Kamilah吸毒过量死亡。由于悲痛和愤怒,她的朋友们向自己的父母和Kamilah的父亲坦白了他们吸毒的全部细节。

Sword向媒体透露,他女儿死后几天,验尸官办公室打电话通知他说Kamilah体内有三种毒品—— MDMA、可卡因和氢吗啡酮。

Sword称,在过去的9个月里,他从未收到过女儿的尸检报告。BC省验尸官办公室表示在对Kamilah死因的调查结束之前,他们不能透露这份报告。因此,目前媒体也无法核实Sword关于在她体内发现毒品的说法。

《国家邮报》采访的五位毒品上瘾专家表示,按照Sword的说法,如果真的在体内发现MDMA等三种成分,那么Kamilah死于氢吗啡酮摄入过量的可能性很大。

然而,来自波士顿大学的成瘾医生 Brookstone扭转了举证责任。他表示,没有证据表明氢吗啡酮来自政府的“安全供应”计划,所以原因归因不能算在该计划头上。

上周,BC省的首席验尸官 Lisa Lapointe 说,批评人士强调“安全供应”在社区中的负面影响是“应该受到谴责的”,而且“他们的批评没有建立在证据的基础上。”她强调,“我们的测试没有证据表明人们因‘安全供应’而死的结果。”

一些数据确实表明,氢吗啡酮等医药级阿片类药物造成的死亡人数在BC省一直保持稳定,自2020年扩大“安全供应”以来没有显著增加。

就在 Lapointe 否认“安全供应”的危害之后不久,一位关心毒瘾的医生给记者们寄来了一份她上个月 Lapointe在会议上演讲的录音。

在演讲中,Lapointe似乎承认,“安全供应”可能正在杀死年轻人。但她表示,这些死亡将是“该项目的合理成本”。

统计数据的背后,是一个个逝去的生命

Kamilah生前的密友Hannah在采访时表达了对吸毒的悔恨之情。

“如果我一开始就知道之后等待我的会是什么,那我永远都不会吸毒。”

Hannah回忆起一次在公园里和同龄人吸食氢吗啡酮时,有一个同伴服药过量后的可怕场景。

“她吐得到处都是,无法呼吸——她的喉咙发出‘咳咳’声音,嘴唇发紫。”

一位吸毒少女的母亲在采访中描述了女儿吸毒后的变化。

“她变得愤怒和具有攻击性,并且会哭泣、尖叫,身体不停摇晃。”

有一次,她的女儿在Skytrain站台吸毒过量,警察把她送回了家。当Miller搜查女儿的钱包时发现了一瓶毒品。警察把瓶子拿走了,但除此之外什么也没做。

“我在看着我的女儿因为它们(氢吗啡酮)慢慢死去。”她说,“而我什么也做不了。”

儿童、青少年是任何社会中最弱势的群体。作为家长,千万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远离毒品。

长按下面的二维码,就能扫描关注我们的公众号哦~

 unnamed.jpg

做个看完就转的好同志

相关新闻